Drilling Lab

強調如實反映,破壞時下對配件的概念,將焦點從形式的藝術,移轉到它存在的目的性,思考配件「初始化」,消除所有主題性的想像,人的生活配件僅是「裝置在身體的元件」。

發想自工業器械的結構,忠於型隨機能,Drilling Lab屏除裝飾性的設計,採傳統的加工製作程序,保留機械特有質地,追求物件樸實的初衷,呈現隨性裸露、務實直白的力度,配件,個人對生活態度的堅持及象徵。